• 阿吼村“变脸”记——一个来自央企的扶贫故事 - 今日四川 - 中国
    发布日期:2019-10-07 20:08   来源:未知   阅读:

  阿吼村在“舍、得”“进、退”“新、旧”之间不停转换。脱贫摘帽的背后,整村迈入新生活的奋斗故事正在大山深处悄然展开......

  这一次,作为“民生论坛”的应邀嘉宾,王小兵站在人民大会堂讲台上讲述阿吼村的故事《明天,你好》。

  王小兵,彝族名字叫阿苏伍各,是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员工,也是派驻喜德县光明镇阿吼村的。阿吼村是一个深度贫困彝族村。村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山上,进出要攀石过河,下山走一天,上山走一天。家家户户只靠种植土豆、荞麦糊口。全村946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310人,贫困户的人均年收入仅有1500元。

  然而,在短短两年时间,这个常年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吃饭基本靠豆的偏远小山村,在扶贫春风的吹拂下,成功“变脸”,成为了朝气蓬勃潜力无限的幸福村。村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产业”,贫困户人均年收入从1500元增长到7180元。

  如今,阿吼村通了水泥路,村民们添置了50多辆摩托车。政府出资新建73栋异地扶贫搬迁房,在平整后的乱石滩上拔地而起,家家户户通了电,用上了自来水,村里有了通讯网络,还有卫生室、图书馆、幼儿园等,2017年就已实现了整村脱贫。

  土豆和荞麦是阿吼村村民一成不变的口粮,地处高山的阿吼村同样有适合种植的经济作物。然而,要让村民舍弃种植祖辈赖以为生的口粮,改种经济价值高的作物就成为摆在了扶贫干部杨永生面前的一道难题。

  杨永生是国网凉山供电丽火现代农业公司总经理,具体负责包括阿吼村在内的几个村的产业扶贫。他深知,阿吼村产业要发展,就必须要让村民舍弃老作物,因地制宜,科学种植,发展现代农业方能有所得。

  杨永生邀请了四川农业大学两位教授到阿吼村来做产业技术指导,数次把阿吼村从2600米到3500米落差的土质化验结果递到专家的手上,带领他们实地考察土质情况。

  经过多次高山上的辗转,两位教授最后得出结论,可以种植百合和羌活,花椒和核桃也可以种,但是都要进行市场调研,看看最近几年的价格优势。

  “羌活是一种伞形科植物,晒干了的羌活具有解表散寒、祛风除湿止痛的功效。干的羌活每公斤应该能卖到160元左右,而且价格稳定”。杨永生听完教授的介绍后很兴奋。他认为,终于找到了适合阿吼村种植的经济作物,并默默地算了一笔账,如果成功种植100亩,阿吼村立即可以脱贫。

  羌活的市场和价格都不错,种植百合的条件要求不高,但是价格一般,每公斤20元左右。为了把稳起见,杨永生掏出手机,请教了专家和在医药部门的同学,得到收购保障。

  “我们阿吼村祖祖辈辈都是种土豆、荞麦,老人都说的是土豆填肚皮,养鸡换盐巴。”贫困户曲木阿各莫跳起脚反对。“大家说说,谁家种过百合、羌活?听说过啥羌活、百合?要是没有种出来损失谁赔?

  “的确,我们阿吼村从古到今都是种土豆和荞麦,大家想没想过,我们种的土豆荞麦是不是只能用于我们的温饱?”王小兵给大家算起账来,“我们阿吼村全村能够产土豆100多万公斤,基本上是人吃掉三分之一、猪吃掉三分之一、扔掉三分之一。我们会利用合作社的资金优势、种养殖技术优势、阿吼村人力资源优势,种植百合、羌活、雪桃等,养殖山羊、优质品种的鸡和猪。尽快地带领大家致富。我们现在吃土豆和荞麦,但不能让我们的后代一直吃土豆荞麦。”王小兵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劝说村民改变思路,种植经济作物羌活和百合。

  在离阿吼村党支部活动室大约一公里的山坡上,是一片陡峭且满是乱石的荒地。但在王小兵眼里,这里简直就是出产钞票的地方。因为这样的海拔高度和土质,可以种百合、羌活、雪桃。现在虽然只有200亩,如果以后规模扩大,还可以流转些村民的土地。

  百合对土质要求不是太高,在荒地开垦的同时,百合的种植也在同时进行。阿吼村产业园的百合开始开花了。百的、黄的、红的,漫山遍野。只见花丛中的八个巨幅的大字已经落成,“百年好合,一网情深”,看得叫王小兵兴奋。

  付出终于有了回报。阿吼村的产品销售形势良好,不仅在西昌市有销售点,还开通了网上销售渠道。在网络上可以通过镜头,观看阿吼村的养殖和种植的真实情况,还可以直接在网上下单,销售收入也日益增长。

  阿吼村的扶贫骨干吉巴公果负责合作社里产品的营销,她建议,不管是网上还是西昌销售点,在主要卖阿吼村的扶贫产品时,也可以卖喜德县乃至整个凉山州的扶贫产品。经过在国网凉山公司营业厅和其他知名企业营业厅学习销售服务技能后,吉巴公果干劲十足,对未来阿吼村产业的发展信心满满。

  晴天霹雳。阿吼村村民曲木阿各莫指着杨永生说,“当时我不加入合作社,你们说合作社要种植这,种植那,要养羊养猪,要分多少多少钱。现在好了吧,花了合作社那么多钱,种的这啥东西还是苗苗。反正到时候我的钱要退给我。”

  跟着他的两个年轻人也跟着起哄,“退,退群,退群。单双中特长期资料2019,我们这里那么多年来都是种土豆,种荞麦,山猪从来吃不起细糠,你们来种啥子羌活,完全是遇到鬼了”......

  “贫有百样,困有千种”,思想意识不提高很难真正摆脱贫困。单一劳动,各做各的,不能形成合力也是贫困的原因之一。

  在阿吼村的脱贫攻坚中,合作社的建设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直接关系到阿吼村脱贫以后成果的稳定和巩固。让贫困户享受成果后脱贫致富,在帮扶单位退出后能够防止或者抵御返贫的风险,然后带领阿吼村走上幸福大道,建成文明村寨。这就要求贫困户能够进入合作社,参与合作社里的具体事务。

  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抱成团。合作社成立时,为了让贫困户加入合作社,扶贫干部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合作社也有了如今的规模。一把心酸一把泪,看着有人嚷着要退群退钱,杨永生立马将羌活的生长情况告诉了农业大学的专家。

  专家分析认为,有土质的原因,也有海拔的原因。他们建议产业园这块地,种植贝母是比较好的,之所以没有建议种植贝母,是因为种植贝母成本较高,风险较大。

  每亩成本要10万元多,收成好的线万元。杨永生仿佛看到了红彤彤的钞票在自己面前晃。他太想把阿吼村贫困户脱贫致富的热情和辛勤的劳动换成人民币了。

  杨永生随即驱车前往种植贝母的市县,去向种植大户们、老村长们取经,打通了学习交流的渠道。有了专家和种植村的合力帮助,不久,产业园里的贝母如雨后春笋般铺展开来。

  要让阿吼村人在思想上进步,就必须要加强学习。很快,阿吼村农民夜校开张。讲什么,怎么讲,谁来讲一切都好办。不管是致富需要掌握的产业种植、养殖知识,还是产品营销需要的常识以及防病治病、文明新风等等都要让阿吼村的村民知道。

  阿吼村农民夜校第一节课开讲,整个教室坐得满满当当,连教室的过道、角落和门口都蹲满了人。为了尽可能的通俗易懂,王小兵不但完全用彝语,还做了PPT。

  扶贫骨干吉巴公果也向村里的年轻人讲了销售和网络方面的经验。阿吼村夜校相继又举办了养猪、养鸡培训,贝母种植培训,可来参加的人却越来越少,有时候只有几个人。原来,一是除王小兵外的老师用汉语讲课,大家听不明白,还有就是讲得太专业,又听不懂。

  这种情况必须改变。以后自己得多讲,其他老师来讲也尽量用彝语。同时还必须要有激励机制,鼓励大家来听。

  即是,一队人负责回收鸡,统计每家贫困户所交回的鸡,支付回收鸡的钱,并对成活率达到100%的贫困户给与奖励。一只阉鸡大约300元,5只阉鸡共1500多元,获得奖励400元。这样,每家成活率达到100%的贫困户将获得近2000元的收入。还身带大红花站在台子上,州上和县上来的领导把装有400元钱的红包双手递给他们,荣誉感油然而生。

  另一队人负责发放鸡苗和猪苗。成活率到达100%的贫困户,会发放10只鸡苗。成活率没有到达100%但不低于60%的不得奖,会发放5只鸡苗。而低于40%将受到惩罚,视情况,得到的鸡苗会少于5只。

  以此方法对比夜校,每次准时来听课的阿吼村贫困户和非贫困户可以获得一分,以后积分达到一定值,就可以用这个积分在合作社的超市换取物品。一个季度下来积分最多的将会上光荣榜,还会上“阿吼之声”广播。如果长期不参加阿吼村夜校活动的贫困户和非贫困户,将在合作社的全年利益分配中给与惩罚。

  慢慢地,来参加学习的村民又多了起来。村子里逐渐形成了追求进步、努力学习的氛围。在养殖竞技上争做最好,在学习知识上你追我赶。抱团发展后,村民们转变了思维。

  不久,阿吼村合作社第一次分红。当时交纳了200元的贫困户,每家分得现金1450元,后来交纳了300元的非贫困户分得现金800元。所有贫困户和非贫困户都分得500斤优质的土豆等物资。王小兵说,这只是第一次分红,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村民心里乐开了花。

  在彝族地区的村落,表亲结婚是很正常的事情,所谓亲上加亲。以前的阿吼村因为贫穷,村里的姑娘不愿留下来,纷纷走出山外打工或嫁人,而外面的姑娘更是不愿嫁进来,“光棍村”的帽子多年前就已经戴在了阿吼村头上。

  而吉巴公果的婚事是最让扶贫干部们棘手的。2012年,吉巴公果在15岁的时候就和自己的表哥订了亲。家里也收了表哥家送来的彩礼钱6万元,而这笔钱并没有任何停留,收到之后马上支付了她弟弟订亲彩礼,进入流通环节。现在她外出打工知道了与表哥结婚属于近亲,对后代影响非常不好,所以想退婚。她把退婚的想法一说,满以为从小就疼爱她的父母和弟弟都会同意的,结果全家都反对。父亲吉巴莫机说退婚得赔一大笔彩礼,母亲依火伍呷说祖祖辈辈表亲结婚都是亲上加亲,而弟弟则担心自己的亲事会不会因此而泡汤。

  吉巴公果和父母、弟弟僵持不下,互不退让,家里火药味十足。一个坚决要退婚,母亲说退婚就是逼自己喝农药。而另外一个“主角”表哥家则表示,退婚可以,但违约金28万元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一听说吉巴公果的母亲要喝农药的消息,王小兵就紧锁眉头。订“娃娃亲”和表亲这种“亲上加亲”,在这一带很普遍。村上的女人们遇事想不开就说要喝农药,真喝的还没有过,但她要真喝了呢?那可是一条人命啊。前几天王小兵上门做了工作,有一定效果,他以为这事就妥了,结果没几天又反复。

  王小兵暗下决心,这事真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得三管齐下。既要做通吉巴公果父母的工作,还得让弟弟不反对,舅舅家也要退一步。

  经过王小兵多次走访吉巴公果家,他父母也终于明白了违背孩子意愿的“包办婚姻”是违法的,也明白了近亲不能结婚。问题的关键是,他们家根本没有钱退亲。

  吉巴公果的弟弟吉巴伍果喜欢开挖掘机,王小兵在西昌给他报了挖掘机培训班,让他好好学习,学成工作后要替姐姐还钱,吉巴伍果欣然答应了。她舅舅这边,王小兵四处找人、找关系说和,目的是把违约金降下来。

  “能不能从表扬吉巴公果舅舅支持退婚的角度来做这篇文章呢?毕竟她的舅舅搞建筑装修的,在当地还是个名人。但是一定要反复说明近亲结婚的危害,他们家也不希望自己的后代是弱智吧。”杨永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扶贫工作中,吉巴公果偶然结识了同村的大学生阿来伍合。阿来伍合在成都念大学,是入党的积极分子,回家后又积极参与阿吼村的扶贫事业,深受吉巴公果青睐,两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后来,吉巴公果和阿来伍合谈起了自由恋爱,虽然她的父母碍于阿来伍合的家庭条件多少有些不情愿,无奈这是吉巴公果自己的意愿,况且阿来伍合毕业后要分担吉巴公果家里的压力。他们的婚事也就顺理成章地操办了。

  阿吼村扶贫两年来,嫁到村里来的姑娘越来越多,王小兵数了数,阿吼村已经有18对新人登记结婚。他早把“光棍村”的帽子取下来,远远地扔在了山脚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现在全村都把王小兵和杨永生当成阿吼村自己人,当成了阿吼村贫困户利益的追求者和捍卫者。现在不管是一起的扶贫干部,还是阿吼村的党员和村民们,大家都觉得王小兵变得更加沉稳和成熟,在群众中的威信也更高。

  阿吼村集中安置房竣工了。安置点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王小兵都熟悉,每一栋新房子都像他的孩子,他一天天看着长大。

  贫困户每户一栋,73栋精致的小楼房,在阿吼村党支部后面形成一个扇形,就如一幅山水画挂在那里,浓淡相依、相宜。背后是一个面积不小的文化广场,体育设施高低错落摆放着广场的外侧,几个小孩子在玩得不亦乐乎。

  看到两个小女孩在新房子里跑来跑去,在崭新的床上跳来跳去,在客厅里反复按着电视机的遥控,不时在厨房的菜板上偷肉......。王小兵感觉到了幸福。他觉得世界上有两件有价值的事,一件是自己幸福的生活着,第二件事是帮助更多的人幸福的生活着。幸福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作为驻村,我们必须用真心、真情、真干、真效激发群众脱贫奔康的信心和斗志。在扶贫一线,我更加感受到人生的价值。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更美好!”王小兵的讲话掷地有声。

Power by DedeCms